新闻资讯

又想考上戏又想当顶流娱乐圈真有这等好事?

  如果光看这个热搜的话,大家的第一反应大概跟早上的我差不多。就很震惊,觉得现在的练习生都这么惨的吗!经济公司都已经这么黑心了吗!

  未成年的练习生,小小年纪还没体验过一夜爆红走上人生巅峰呢,一朝解约就要背负巨额债务。三百万诶,这可是大多社畜勤勤恳恳干大半辈子活儿,都未必能达到的积蓄。

  练习生的父母们想必也很为此苦恼吧,所以这事儿才会闹大、上热搜。在没点进新闻详情页之前,我的确是这么想的。

  因为@新浪娱乐一开始的报道是这样:上海两位未成年练习生希望与公司解约,被分别索赔150万。在练习期间,公司没履行“以学业为重”的承诺,副总有“不听话就雪藏、打压、封杀”的言论;CEO黄某还带他们参加饭局、喝酒等。

  照这么说,就是黑心公司压榨未成年练习生,练习强度已经大到影响学业,还要被领导威胁不听话就xx,甚至涉嫌引诱未成年人酗酒。

  如果以上都成立,那这事儿性质就很恶劣了,先不论法院判决结果如何,按这届网友的一贯画风,光是网络舆论这一趴都不会让这家经纪公司好过。

  但评论区却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,我翻了三页,大家基本都在调侃这家公司怎么又吃亏了、白帮人家养小孩、骂练习生和他们父母白眼狼之类的。

  然后我一查,果然,在首发相关信息的@澎湃新闻那里,能了解到更全面、更公道的事件始末,我也不好直接锤死公司和练习生到底孰是孰非,不如先给大家讲讲发生了什么,再交由大家自行判断吧。

  2017年,上海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工作人员在两个重庆男孩的微博上留言,邀请他们到上海来当练习生。俩小伙子自己乐意,家长也亲自来上海考察过公司,最终一拍即合,签了合同。

  根据双方约定,两人在2017年中考结束后,就来到上海接受“专业培养”。在公司CEO黄某的安排下,他们在上海市郊区的一所重点高中借读,学籍则“挂”在老家重庆。(练习生化名:小钟、小贺

  但这种一边当练习生一边读书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,很快,2018年秋季,两位年轻的练习生就感到了失望。这份失望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,第一,他们的星途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顺利。第二,学业和事业很难被同时兼顾。

  小钟告诉记者,公司有个副总经常说“不听话就雪藏、打压、封杀你们”之类的话,让他们心理压力很大;另一方面,CEO黄某还曾带他和小贺去酒吧喝酒、深夜参加饭局喝酒等。

  再来就是经纪公司的资源倾斜,两个孩子反映,公司只给6名练习生聘请知名老师上课,其他练习生包括他们俩在内,并未得到公平对待。

  学业上呢是因为孩子们做着上戏梦,虽然人在上海读书,但学籍仍在重庆,两个地方的考试大纲、教材不同,小钟和小贺的母亲表示,“现在回到重庆,成绩得垫底了。”

  报道中还有一个细节,在高压的练习生活、星途看不到希望的前提下,小贺的情绪几次处于崩溃边缘,会给妈妈打电话抱怨,说这群练习生经常一起打游戏到凌晨一两点不睡,影响学习。

  小贺目前的想法是“不想再待下去了,想回去先把学习搞好”,小钟也在法庭上表示想回到重庆,安安心心上高中、参加高考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小钟和小贺暂时没法儿与经纪公司解除合同关系。

  两个练习生家庭觉得孩子继续留在上海根本考不上大学,而经纪公司则希望他们可以留在上海,在公司为他们安排的高中继续借读,一边读书、一边继续参加一些商演。

  于是两边的矛盾就越来越激烈,帮大家总结一下,现在练习生(及其监护人)和经纪公司之间的分歧主要有两个。

  第一,就是解约问题。父母想把孩子带回重庆继续读书,相当于放弃了上海的练习生生活,经济公司不愿意放人,于是练习生这边提出解约。

  第二,赔偿金问题。公司的态度是可以解约,但双方合同是2017年签的,时长11年的艺人经纪合同。如果现在强行要求解约,经纪公司将索赔150万元的培养费。

  经济公司方的律师表示,他们核算了公司的运营成本,大约把4000多万元投入到10几个小练习生身上,分摊下来每人150万元,所以向小钟、小贺每人索赔150万,是合理的。

  但这个数额两个练习生家庭根本承担不起,更何况,他们也不觉得自己的解约行为属于违约,太阳2登录而是因为经济公司没有做到给培训、给资源、给安排读书、以孩子学业为重、帮孩子考上戏等承诺在先,他们才选择解约。

  到这个阶段,其实基本上还是双方各执一词的。但在“赔偿款谈不拢”的情况下,小钟和小贺的监护人已经将经纪公司告上法庭,要求“解除合同,让孩子读书”。

  目前法院的判决结果是,一审判定小钟、小贺败诉。被告经纪公司确实已按合同履约,其中包括安排两名练习生在上海重点中学学习并支付费用,支付生活补助,安排参加20多档节目,安排声乐才艺等培训。

  对练习生这边提出的质疑,如公司是否按约提供培训、演艺机会,是否隐匿收入且未支付收益,是否教唆练习生外出喝酒等问题,一审法院均进行了调查,并认为原告“主张法定解除(合同),无事实依据”。目前,该案二审正在进行中。

  至于更详细的,比如承诺帮孩子考上戏、请重庆的老师补课等说法,一来是合同中本身就没有写明,二来是练习生方也无法提供证据。

  好了,整个所谓#未成年练习生解约赔经纪公司三百万#的案件我已经给大家梳理完了,结合冲突原因以及法院判决结果来看,我们是不是可以简单粗暴理解为——

  公司已经把该做的、能做的都做了,只是练习生们觉得星途无望不如回去读书,这才跟家里抱怨,进而提出解约。又因为无力支付巨额赔偿金,所以才把经纪公司告上法庭,但又拿不出有力证据,这才败诉了。

  就还蛮感慨的,造成这样的局面,固然有监护人不够懂法、签合同前没注意到具体条款、他们口中的“口头承诺”有没有写进书面合同、怎样算违约、违约赔偿多少、孩子如何退出等原因。

  但更重要的,恐怕还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吧。说白了,娱乐圈这种一向吃人不吐骨头的名利场,哪来的鱼与熊掌兼得这种好事呢?

  孩子们自己喜欢跳舞,也做着明星梦,而在刚刚过去不久的偶像元年里,“练习生”模式已经为娱乐圈输入了不少新鲜顶流。小钟的妈妈也表示,最令她心动的是黄某列举了几个知名的青少年偶像明星,说都是自己公司挖掘、培养出来的。

  监护人们,或许连孩子们自己也在盼望着,自己就是那个被选中的“练习生”,经过公司的包装、培养、力捧,轻而易举就能成为下一个谁谁谁,让娱乐圈的顶流血液更新换代。

  毕竟说这话的CEO黄某,是一手开创了国内初代(也是唯一且最红一代)养成系偶像TFboys的黄锐,离开时代峻峰后他创立的原际画,也培养出了《创造101》里超高人气的何洛洛。

  这样一位擅长运营养成系偶像的高手,面对他的“造星”承诺,正常人恐怕很难不心动。所以我特别理解小钟、小贺以及两人家长开头的盲目,只是他们可能忘记了,当偶像从来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。

  想要做最万众瞩目的那个人,从小就要懂食得咸鱼抵得渴。尤其是现在养成系的练习生们,不同于以往走在大街上都可能被星探挖掘的时代,大众对爱豆的要求更多、更严格,外貌、实力、人品、心性、学业,样样都不允许出现嘲点。

  而像小钟和小贺这样,发觉演艺事业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有前途,就立刻转身想回去读书,很明显把继续高考和做回普通人当做退路的孩子们来讲,在娱乐圈咬牙打拼这种事,显然并不适合他们。

  当然,先说清楚,我不是diss这俩孩子软弱哈。抛开赔偿金的问题不谈,在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合适的时候知难而退,总比硬撑过合同里的十一年,在娱乐圈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来得强。

  毕竟孩子还没成年,虽然可能还没找到自己真正适合做的,起码排除了一样不适合的,总比混沌一生好得多。

  可话又说回来,娱乐圈的确从来不缺学业、事业两手抓的全能型选手,吴磊、宋祖儿、关晓彤、杨紫、张一山,都是在毕业之前就已经成名,对他们来讲,拍出好作品和考上一流学府,似乎并不存在太大的矛盾。

  练习生这边,也有我们看着长大的TFboys,小小年纪时早已爆红,可还是分别考取了中戏、北影、伯克利,繁重的行程和私生的骚扰,都不是他们“影响学习”的借口。

  就连跟小钟和小贺同一家公司的前辈何洛洛,也在去年为了参加《创造101》的决赛而放弃了高考。当然我们并不是鼓励大家放弃高考哈,只是如果明知自己难两全,总共还是要做个取舍。

  希望各位未成年练习生能尽早明白,总有人有本事一边做顶流,一边做学霸,可在打定主意选择逐梦娱乐圈之前,还是先好好考虑清楚,那个幸运儿是不是你?自己能不能承担“两者不能兼顾”的后果?

服务热线:400-888-8888

地址:青海省经济开发区软件园362号009室
Copyright © 2002-2025 太阳2官网 太阳2平台下载 版权所有 青ICP16374579 技术支持:sitemap sitemap